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山东白癜风早期危害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09:52:4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山东白癜风早期危害,山西白癜风传染吗,康保白癜风医院,甘南白癜风医院,绥阳白癜风医院,汝阳白癜风医院,湖北白癜风会遗传么

党的十八大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倡导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要求。“敬业”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项重要内容,它要求公民忠于职守,服务社会,充分体现社会主义的职业道德。作为一名硕士研究生,我想就学者的学术自由与敬业精神谈自己的一些体会。

著名学者夏中义先生曾将“学术自由”的内涵定为:除外部空间之宽松与宽容之外,学人对“学术本位”的认同。用他的话说,即“真的把学术研究作为安身立命之本来信奉且践履一辈子”。我们这里要谈的即是后者,一种堪称“自由王国”的学术境界。

“术,从行,术声。邑中道。”(据《说文》)可见,“术”之本义乃指道路、途径。既然“术,从行”,也就意味着“学术”乃指知行合一,学与思的并重。而“学术”则指向了学问之道,即以学以问为对象,且能上道再加以持之以恒,以期登堂入室。引申开来,即有在学术规范之内,以学为终身职至的意思在里面。“学问”离我们并不远,人生处处皆学问,可是志愿成为一个学人,一个纯正而自由的学人,这一点则须秉持其“内在向度”——一种人格基因的兑现。

现今社会,媒介发达,信息多元,资源共享,这于我们而言该是一种进步与便利。可是,这也在无形中对我们的人格构成了一种威胁与挑战。笔者曾撰写《真真切切做人,实实在在为文》一文,就学术抄袭现象进行讨论,目的在于端正我们做学问的态度。学术抄袭说好听些是引用,说难听则是“偷”。而偷来的东西毕竟不是那么的光彩亮丽,尤其对于学人而言更是如此。我国古代向来重视学品、诗品与人品的统一,也就是在此文化基因影响下,方形成了学统的承传赓续与学风的淳朴优良。我们缅怀过去,尊重传统,但也意在面向未来,弘扬传统。

笔者要谈的即是一种朴实的治学风格,一种虚静般的沉潜精神。之所以强调这一点,乃是因为一些今人缺乏甚至遗弃了它。借用狄更斯的话,“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”,我们处在“百花齐放,百家争鸣”的时代语境下,但我们也极易沉溺于众声喧哗的审美泛滥中。商界的“投机倒把”似乎亦将其魔爪渗透到了学术界,一些今人少了老一辈人的质朴与坚定,多了动摇与浮躁。那么何为救弊之良药?这就是笔者开头再三申说的“内在向度”。

我们有了做学术的自由,但却缺少真正意义上的“自由”。因为“学术自由”乃根植于学人对学术的赤诚热心,有献身于学术的精神,即王国维所说的“衣带渐宽终不悔”的境界。学术研究不是随口说说,一时兴起之事。苏珊·朗格说:“与其说艺术影响了生命的存在,倒不如说它影响了生命的质量。”学术研究亦是如此。于外人而言,是“身心煎熬”;于入道者言,则是一种生命的升华。

笔者在这里不是说些抒情的无关痛痒的话,而是想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切身体会。记得研一下学期,《文艺美学》课上,按照惯例,老师会在课前将他本人的作品呈现给大家,同学针对此文各抒己见。那篇文章的题目叫做《想象现代回望传统》。当所有人都发言完毕之后,我竟向老师提了自己的疑问:我们研究文学的人,价值究竟何在?这又有什么可研究之处?就文中提到的人文再建设,您有什么想法?话一说出口,笔者感觉教室的整个气氛都僵化了,开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。但老师没有批评我,而是慢条斯理地讲述着自己做学问的享受与快乐。老师的解答,或者说老师的态度,让笔者受益匪浅。

夏中义先生认为,学人的第一使命即是“务虚”,做学问除了给本人生存带来慰藉外,也可能为同人捎去一份营养,为民族或人类文化积累多一份储备。在王国维先生看来,纯粹的人文学术虽无当世之用,却有来世之用。他认为:凡国计民生者,属“实用之学”;文哲之学,属“无用之学”,但它对人类的精神文化更有作用。纯正的文哲之学对于缓解心灵的痛苦有着很大的功用,他本人即是此方面的受益者。关于前者,笔者意欲分享能够代表自己导师生命体验的一首小诗与诸君共勉。

我生何为今如此,书卷狼藉再抽思。据案茫茫无意绪,起坐兀兀似梦痴。虽无蟋蟀入阶下,却有秋风吹鬓丝。又是蹭蹬岁聿晚,冷夜寒襟赋秋词。

这首古诗,是笔者恩师亲笔之作。其中浸透了一个文人学者对自己夜以继日、年复一年的学术事业溢于言表的欢喜。虽有岁月催人的感慨,却也难掩焚膏继晷的治学场景。恩师于我们几个弟子最多的话就是“学问养人”。他从事于魏晋南北朝文学研究,且将魏晋名士风度内化为自己的精神养分。他很年轻,但有一种“浊水退而寒潭清”的持重与沉稳的气质。这种人格力量于我们而言,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当然,这不是说让我们这些年轻的弟子学老成,而是指向了一种“学术自由”的累积与沉淀。这意味着,做学问已不是低层次的“知解宗徒”而已。

我们往往会疑惑于他们这样痴迷于学术,其背后的动力究竟何在?夏中义先生说得很对,的确是有一种精神能源在驱动他们进行人文学术研究,而这种精神能源全来自生命体验。他们做学术,超越了自顾自的搞研究、搞创造,而是将学统的承传作为自己毕生的目标来践行。想到这里,我该庆幸自己的恩师即是将教学作为第一要务的优秀学者。

当然,我们身边这样执著于学术的人并不是没有,但凡进入了这个领地,且为之呕心沥血的学人,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。他们秉着对学术负责、对学生负责的态度,兢兢业业,为的就是将古已有之的学统传承下去。我们不必去抱怨老师在平日或是答辩时,对我们的错误大发雷霆,我们当庆幸自己在成年之际依然能够聆听到爱的教诲。而这种教诲,已不是简单的知识的修正和错误的更改,乃是一种人生态度的形成与思想体系的完善。

此外,我们讲纯正学人的本色绝不只是皓首穷经式的不问世事之人,而是要学会“角色分离”。这里提出“角色分离”,类同于陈平原所说的学者的“人间情怀”。我们不要谈“道统”就色变,以旧的有色眼光去理解它。夏中义先生说,道统亦有其可爱之处。我们作为社会人,我们有义务和职责去承担民族道义。而学人能做的,只是凭一个公民的责任感发言,仅此而已。

是的,“学术自由的内在向度”,实际上就是一个纯正学人的生命体验,亦是其生命样式的表征。对于真正的学者而言,做学问绝不仅仅是求得谋生的职业,更是将一生抵押于此的事业。这里,我们自是不能否认他们作为人的种种需求,但是值得我们肯定和景仰的是他们内心所持存的“敬业”的生命态度。优秀的学者总是将其职业操守奉为自己的内心明灯,将“敬业”二字落到实处。作为后辈学人,我们不光要继承他们的学术精神,更应该将其发扬光大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龙江白癜风初期危害